标签归档:复生一号功效

复生一号常见问题解答五

复生一号常见问题解答五

13. 问:脑中风可以服用复生一号吗

答:不一定,和医生团队商议后才可进行下一步工作。

因为脑中风分为脑梗塞和脑溢血(脑出血),脑梗塞简单理解为血管堵塞,脑溢血简单理解为血管破裂出血,所以脑溢血的患者,在出血期暂不能服用。无论脑梗塞脑溢血,在住院期间,都不建议服用,出院稳定后和医师团队商议后再做决定

14. 问:尿路感染,在服消炎药、降压药、治眼中成药、其它保健品等等,可与复生一号同服吗?

答:复生一号本身就属于食品级,所以不影响其他药物的服用。但身体如果有隐性的出血点(比如流鼻血,尿血)或者在月经期间我个人建议先不要服用复生一号。因为复生一号可以活血,可改善宫寒,有可能会使月经量多或者提前。

在服用其他药物的时候,不要和复生一号一起吃下去,我建议服药后1小时,再服用复生一号

如果是保健品,可以提前服用复生一号,因为活血通血管,保健品的吸收率会更好

综上:1.服药后1~2小时再服用复生一号,防止和药物冲突

2. 服保健品之前30分钟~1小时服用复生一号,保健品吸收效果更佳

李明博士是如何发现蓝布正(复生一号主要成分)的

李明博士是如何发现蓝布正(复生一号主要成分)的?

2012年6月4日在福布斯中文网上发表的《为中药正名》,记述了李明博士和他的科研成果。中医药在当今世界医药舞台上的地位,和他内涵的博大精深很不相称。

 

如何向西方医药界证明中医药的科学性,是李明和每一位中医业界人士历史使命。李明就是再生医学领域的一个缩影。李明科研成果也起源于中药,但他最初的研发思想并非来自“中药”,而完全出于西方医学和生命科学的理论。

 

“中国的医学有上千年的积累,一定内有乾坤。”受到系统西方科学训练的他,他认为具有上千年智慧积累的中医药被严重低估了。李明的项目起源于他在贵州观察到的一个有趣的现象,他发现当地的苗族常现百岁老人,而当地的汉人并无此征兆。而随着深入观察,他发现百岁老人并不限于性别差异,男女比例相当,“心血管疾病是老年人的重要杀手,而这其中存在明显性别差异,在雌激素消失之前,女性很少患上心血管病症。而男性则不尽然,这也是男女寿命有差异性的原因之一。”

 

李明认为对以上现象的合理解释是苗药中有一种日常服用的成分,能让服用的人避免罹患严重影响人类寿命的心血管疾病。通过分类对比和分析,李明发现了当地苗药中有一种常用的成分有此功效,“柔毛水杨梅”。

 

 

颇具激情的李明具有戏剧性的表述方式:“通过以上分析,我们找了苗药中的数种候选植物确定到底是哪种在起作用,而我第一次在山上的野地中见到它时就知道是它了。”这种常见于云南、陕西等地的蔷薇科植物在传统中医记载中被用于祛风湿、治疗头晕,浑身长满了“防御性”的绒毛,尽管如此,还是有昆虫依附其上,将其当做食物来吃,“这说明它很可能有食用或医用价值。”这味药的价值并未被传统医学或者现代医学充分发现,李明并未在任何科研领域找到对应的研究理念。哪怕传统医学也只是描述了这个植物对老年人的头痛有明显疗效。李明分析为什么只对老年人的头痛有效,而不是年轻人,因此它减缓老年人的头痛或头晕目眩的作用很可能不是它直接对头痛有效,而可能是由于它改善了脑的供血。老年人的头痛或头晕目眩主要是由于脑或心血管变狭窄,心肌功能不足,进而导致脑供血不足引起的。

 

在国外的健身房中,李明发现了佐证,一些健身教练利用这种药来增强肌肉,“这种药对骨骼肌和心肌的再生都有明显的效果。”李明认识到,做一个符合现代规定的药品,仅仅确定中药的品种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把其治疗作用的活性单体化合物提取出来。

 

传统中医药广受质疑的也是这一点,它缺乏现代科学精神,凭医者的经验去搭配用药,用药剂量科学实验验证及未通过临床试验的审核,对药的真正活性成分也缺乏真正的了解。

 

李明所做的,是提取植物中的化合物中的有效成分,让它们真正对症下药。从实验数据看结果,这种有效成分的确能够对因心肌梗塞而死伤的细胞有显著疗效,甚至能够让已经坏死的血管重新成长出“通路”,沪亚成为其合作方,将李明的实验搬到了美国同步进行,而晨兴创投也为李明投入了一笔早期资金。通过在美国正在进行的临床前实验,沪亚进一步分离并纯化了这种植物的有效成分。

 

李明对这项研究成竹在胸,他认为心血管疾病的解决,会让人的生命延长十年,而目前的实验结果,提供了现有任何药物都无法提供的治愈性疗效。李明这一发现让人振奋,如果这一药品成功,将提供治疗心肌梗塞疾病极具颠覆性的治疗方式。李明的研究方式颠覆了传统新药的研发路径,从靶点定位到合成分子结构,李明采用的是反向推导的过程,找到了新药的分子,再反向论证这个结构是否成立。

 

在西方医学体系受教多年,李明希望找到一种颠覆性的、具有中国风格的研发方法。中国人和西方人相比,具有更强的“形象思维”,这种形象思维能够在科学中独辟蹊径。从天然药物中提取化合物并改善目前“不治之症”的心血管疾病,这一创想是革命性的,在美国同步“复制”这一实验并进一步推进此项目的 金格拉斯 用“杰出”来形容李明这一研究成果。金格拉斯评价李明,他是中国海归的典型代表,接受了西方能够提供给世界最好的教育。李明对此颇有信心,离开香港中文大学后,他成立了再生医学实验室,他和他的同事们还怀抱着科学梦,希望这一革命性成果能让他们有机会问鼎科技大奖诺贝尔,言谈中这位科学家从不掩盖自己的野心。

 

“伟哥这一革命性成果的确够资格得到诺贝尔奖,那么能够治愈性治疗人类的第一杀手和延长人类生命十余年的药物呢?”李明说。以再生医学实验方式为中医药正名。纵观世界医药发展历史,拥有2300年以上的中华传统医学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理应得到目前占据世界医药市场主流价值的认可,让中医药得到在世界医药界应有的尊重努力,为中医药正名努力。